確認單編號:171203 台灣時間銀行協會 歡迎大家報名參與時間銀行 存時間 多幫手。 「時間貨幣是金錢經濟和社區經濟的橋梁」 (bridging the economy of money and economy of community)。 將時間儲存起來,存在每個人的銀行帳戶裡,所存時間是可以交換。 「時間銀行」是以工作的時間折算成交換的單位,在使用時我們稱為「時間貨幣」(time dollar或是time credit)。 時間原本是不能儲存的 但現在透過時間銀行就可以儲存起來。
最新消息

2016-12-11 15:36:47 來源中國企業家網(北京)

 

20161211日下午1330在中國企業家第十五届年會上何力、方儀、趙普、艾路明、王琳達就商業力量照亮可持續公益的話題進行了探討:

何力:大家好,今天由我來主持這場尖端論壇。我先介紹一下嘉賓,武漢當代科技産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艾路明。北京巧女公益基金會秘書長方儀,中國手藝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趙普。怡海集團董事局主席王琳達。

商業力量進入到公益之中,或者說由于商業力量的介入使公益的發展更可持續,越來越多的企業家除了資金以外,能够把自己的商業技能、時間、分配到公益中,都不是新話題,在今天這樣的背景下,互聯網的發展帶來了越來越多的人們參與公益的可能性,技術手段也增加了,包括企業家個體在從事公益過程當中,除了過去和公益夥伴之間的這樣的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獲得,當我們雙方在一起的時候,結成關係之後,産生的共鳴和自身的認知,這些都是探討公益和商業力量進入公益的可持續性涌現出的越來越多的動向,我相信有越來越多的朋友參與到公益當中,包括社會企業的發展等等。今天的議題有主講嘉賓,就是艾路明,前兩天我們在微信裏面溝通的時候,艾總說到,做公益,我們今天在座的各位就艾總不像企業家。他說企業家做公益的過程也是自我提升的過程,這個破題是挺有意思的話題。

今天首先請艾總做5分鐘的破題發言,企業家如何實現自我的提升和自我價值在商業力量照亮可持續公益的過程中?

艾路明:謝謝大家,謝謝主持人。

本來題目是商業力量如何照亮公益的道路。我跟何力討論,這話可以反過來說,公益的過程經過商業、企業回到公益的路上,做企業的人感受到的另外的力量。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談到這個的時候,是授什麽東西,但是我們也獲得了對事物、人與人關係,甚至是抽象絕對觀念的重新的認識。說一個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我在阿拉善生態協會,我們做了很多環境保護的事情,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項目是對三江源的保護,在長江、黃河、南長江的源頭可可西裏地區做了水,三江源的保護,我們對當地很多NGO組織,甚至是個人和寺廟也做了資助,看上去是對不同的機構對當地的一些環境保護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另外一面,組織阿拉善生態協會的企業家去到三江源去走訪和考察我們資助的項目,到底怎麽樣?是不是按照當初設計和批准的方案在推進,達到了什麽效果。

今年夏天我自己帶頭去了三江源,一路考察下來,每一個項目都還是有自己的特點,無論是對于玉樹河的保護,當地的藏民對玉樹河流源頭不同泉眼的保護帶來的新的變化,還是對海拔4千多米高原的草地的保護,都是很受人啓發。但是我去了一個神奇的地方,感受更深。通天河是長江最上游的河流,我們到了夏日市的一個地方,你站在山上,放眼看去全是野生動物,根本不用望遠鏡。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奇迹?是當地的活佛對當地藏民的宣傳,以至于喇嘛的教育做了非常多的工作,以至于他在世的時候,天上的大只吃腐肉的大雕飛到他身邊跟他親近。前年玉樹地震,當時很多藏民到寺廟裏面住,政府也到這一帶去援救,帳篷都擺在那兒的。鹿和野羊穿梭在帳篷旁邊,人和動物是十分和諧的,這個活佛今年4月份就圓寂了。

我們資助一些NGO組織來保護當地環境的時候,當地對環境的保護完全叫人與神之間結合的態度,這種態度使我認識到,在人做企業,我們做的公益的過程中,其實更應該有某種絕對的觀念在籠罩著我們,我們應該敬畏自然、人、生態這樣的一種觀念。你可以說是神的觀念,道德的觀念,也可以說諸如此類的絕對觀念的東西。正是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已經發生了變化,這種變化不僅僅對公益有意義,對做商業、企業一定也會有巨大的意義。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它一方面我們通過商業的力量來推動公益的發展,另一方面,我們在公益的路上也受到了很多的啓示,而且這種啓示是有著某種超出了商業概念、商業倫理、商業規則的一種啓示,我相信這種啓示恰恰是我們今天的做企業的人也好,還是創業的人也好,所應該面對和敬畏的。謝謝。

(上))

 

何力:艾總說的特別好,最初我們投資做企業,希望改善自己的生活也好,或者希望爲更多人服務也好,包括我們去做公益也是本著我們有力量去幫助別人。其實在這個過程之中,我們自身的獲得,最後反哺到商業理念,他剛才講的活佛和人、自然的關係,那種純粹和自然而然,就像在基因裏、血液裏不需要我們處于某種計算,或者是某種動機或者是理性的思考,本身就是這樣的人。我們生産一個産品,我們本心說這個産品就是讓大家高興,爲大家好,而不是說産品的成本是多少,當然要理性、要算計,初心由于這樣的影響,商業社會的情况也會發生改變。我們曾經有討論,商業倫理,一個企業是不是應該選擇正確的商業倫理?對的。但是有一條,我們的商業倫理老師告訴我說,你可不要認爲選擇正確的商業倫理就賺錢,也許你選擇了正確的商業倫理結果企業沒有做成,這可能。但是你爲什麽選擇正確的商業倫理,你是好人,內心喜歡這樣的選擇。艾總給我們講了這樣的道理,從本源上解决商業中的道德和商業發展中的困境。

請王總,王總在慈善公益,特別是教育跟公益的可持續相結合,做了很多年,時間非常長,請王總就商業或者是結合艾總的話題跟大家分享一下?

王琳達:今天的話題主要從商業怎麽樣把慈善,同時怎麽帶動慈善的一種模式。我是最早做地産的企業之一,我是1989年做的。後來慢慢到了北京,在北京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爲我當時來的比較早,我92年香港招商會第一届把我招來。那時候我在四環,那時候三環沒有,在四環做一個大社區,社區裏面將近有5人,社區裏面沒有學校給了我機會,商業和慈善怎麽結合在一起,開始的時候把教育當做慈善,這麽做起來的。社區沒有給了我機會。我本人以前不懂做教育,這樣就有一個機會給了我。1997年到現在,我做教育快20年了,我是做基礎教育,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一直到老人大學,終身教育,跟社區配套的,我自己認爲我做得最讓我開心和最成功的,是我在08年汶川大地震又給我機會,我是援建北川中學的副總指揮,給了我這個任務,我總負責、設計、施工一直到現在支教連續8年,我一直在北川中學,北川中學就是很好用商業的模式來灌輸到援建灾後重建和幫助教育提升的典範。這2年的援建我們一直在現場,丟掉了很多的生意,甚至幾百億的生意沒有做,全身心投入到了北川中學的援建,援建剛開始我發現教育很差。

何力:北川中學是什麽時候恢復正常的教學?

王琳達:1091號。用了2年的時間,從設計到施工,75000平方米,是很大規模的學校。我們天天加班加點幹完了,我和西城教委一起開始支教從09年開始,一共派了73位老師,每一個老師一年全部是義工,有的是2年,一直到現在,這次的支教活動剛結束,但是我們繼續幫助雙方學校的合作,包括跟很多老師派到北京來學習,我們又派老師去給他們上課等等。

就這樣,我們因爲把商業的模式和慈善結合在一起以後,使北川中學在這8年以後,像大家報告,它原來是邊陲小鎮甚至更小地方的中學,援建的時候把它搬到到安縣重新成立了北川縣,完全從零開始,那裏面很多的老師都遇難了,來的時候很多是畢業的,教高中的水平是很差的。我們在支教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確實是非常難,我們堅持到現在,我們從11年開始重建後,有第一届高中畢業生了,過去沒有一個人考上四川的大學,最後我們想,應該鼓勵孩子們,改變他們今後的發展,鼓勵他們到北京來,考北京的大學。2011年有7個學生,第218個,第318個,第434個,15年考上了50個,今年2016年簡直是飛快增長,一本大學168人,其中有6個同學都是600多分,在沒有填志願的時候,2個上了清華,4個上了北大。這個都是在歷史上,這一輩子都想不到的,我們用商業的模式作爲企業家跟他們一起,教育是確實不容易,第二我們現在還在做教育扶貧,我們要精准扶貧,幫助很多小學的校長、老師培訓,就是要培訓老師,讓老師得到了教育,很多山區的孩子才會得到好的教育。謝謝。

何力:我有一個問題,問您,北川的學生、孩子們,是不是有很多家人在08年地震中負傷或者是遇難?

王琳達:大部分都遇難了。北川的兩棟樓幾乎都埋下去了。

何力:有沒有針對他們的課程,針對特點獨特的成長環境有沒有課程?讓他們不要忘記在這塊土地上經歷磨難的教育?

王琳達:有,我們做了抗震救灾的博物館。學校裏面教育第一課必須上,第二要學會感激,第三每年都要我們集團來教育,特別是考上北方大學的大學生,還有已經工作的大學生,也是每年都要過來。我們每年都有大愛行天下的活動,每年參加的工資也參與了慈善。

何力:謝謝。東方園林創始人何女士,這個基金業成立了很久?

方儀:12年成立的,過去23年當中是隨機的捐贈。

何力:你原來有過商業經驗,現在還在東方園林的工作,拿出多少時間做基因會,或者說在這個工作過程當中,怎麽去實現商業力量和公益的結合?

方儀:謝謝何老師,我是去年7月份正式管理基金會。之前都是何總隨機的捐贈,比如說對母校的一些活動。後來在我們自己的工作當中,我們碰到了很大的困難,我們公司最早做園林,後來做水域的治理,每一個人都有母親河,但是我們回家的時候,看到母親河都是黑臭的。十八大提出生態文明之前,我們已經做了很多準備,無論是研發、市場營銷方面都做了很多準備。我們覺得這方面應該是作爲我們公司的重點做好它。所以,我們碰到一個最大的問題是什麽呢?最近政府也在大力推三批業務,最主要在三批業務之前,我們感到最困惑的是資金問題,每個企業都有技術能力、生産能力,但是資金不是一個企業能力解决的。當時我們跟人民大學的陳校長討論,可不可以有一些方法解决生態建設過程當中融資的困境。我們成立了人民大學生態金融中心,這個地方凝聚了一行三會”100多家非銀行的金融機構以及金融機構。大家都聚焦在這個問題上,後來也推動了綠色金融的課題和發展。

何力:融資很難嗎?

方儀:挺難的,政府沒有太多錢。

何力:這是長期回報。不是舉牌一個上市公司就回來的。

方儀:是。可能是10年、20年,很長時間的回報。企業怎麽跟政府、跟生態環境怎麽平衡。所以我們做了生態中心,後來也成爲了今年G204大議題之一,綠色金融。這就是企業在最前沿的感受。這就是剛才何總問我的問題。

接下來我想談一下,作爲一個企業,何總是企業家,同時又是基金會的會長,我們在考慮基金會發展的時候,首先考慮的是戰略。如果用商業的模式、思維來思考基金會的話是非常重要的,要讓它可持續發展,就像今天的標題。戰略是什麽?從去年到現在,我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我們基金會的戰略是什麽?我們曾經考慮國教育,這是王總的長項不是我們的,我們考慮過醫療,也考慮過扶貧,但是中國的扶貧專業機構比我們强很多,我們也考慮到做智庫,總之我們回到原點,跟我們自己商業結合的,是讓我們最有力量的,我們聚焦在大自然保護。

何力:跟阿拉善有交集。

方儀:我們何總是阿拉善的重要的會員。我們援款6個億,每個人都把公司持有的1%的股權捐贈出來,這個怎麽做,我們還在討論。一起做任鳥飛,保護候鳥和濕地。所有的這一些都是跟商業相關的,我們有很强大的設計團隊、研究團隊,這方面的人員在公司裏面有1千多人,如果他們變成我們基金會的專業志願者,我們的力量是非常之雄厚的。我們聚焦在生態保護地的保護。我們也希望通過這樣的業務的思考來帶動NGO的發展,何總曾經有想法,將來要持續支持1000NGO,從裏面長出100個强大的NGO,我們也希望通過我們自己的項目,去年何總的捐贈是7630萬股,個人資産的30%的股捐出來,這是非常偉大的,要把這個錢用好,對我來講最大的壓力是怎麽把這個錢用好,我也希望在座或者是未來NGO合作的都給我很多建議,圍繞著商業做事情,總是一件用商業來推動公益,而不是公益給商業穿一個華麗的外衣,真不是這樣,是一種互動和共贏的。

今年跟會長參加99公益日,一個騰訊的99公益日,就有3個多億的捐贈,再加上企業有6個多億的善款,利用商業的價值延伸到了公益領域裏面來。剛才講的是戰略,還有組織架構,無論我們做什麽,一個項目首先要有清晰的組織架構,和非常有能力的一批團隊,這是做好任何事情的保障。同時作爲企業的話,從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角度考慮激勵方案,這也是我們希望基金會能够長治久安的做法,跟大家分享,謝謝。

何力:特別好。當我們談到公益的時候,我們把從事公益和做公益,當然要有奉獻精神,要有吃苦,幷不一定說我們做公益一定要變成很低的生活水平才能做公益,是很崇高的商業,把內心世界和商業很好的結合,包括方總講的能够用好的商業方式,金融的方式,基金和基金的方式培育更多的NGO組織,讓他們發揮作用,不是跟市場上有創業項目,有風險投資,有PE,公益領域也有這樣類似于這樣的運作模式的東西來培育更多的公益組織的發展。市場的前景真的是很好的。

有請趙普,普哥,他比我小,爲什麽叫普哥主要是因爲在休息室裏面讓我吃了一個棗,叫普哥的一種棗,我覺得挺好,我們從事傳播和新聞工作的人,投身去公益,剛開始是業餘,後來是專職,像趙普一樣,完全從事把商業和公益,他做的是社會企業的工作。我覺得關鍵是行動力,我們都是想一想,真正做起來確實不容易,趙普分享一下?

趙普:非常感謝大會給機會,感謝何老師這樣頂尖媒體的咖給我們主持。非常欽佩,不僅是方姐姐的生態基金會,還是阿拉善,這十幾年做的非常不容易,荒漠和土地退化做鬥爭,還有琳達姐姐。

何力:下半場由你主持了。

趙普:琳達姐姐做這麽大,還扎根在汶川,我是地震中中國人比較熟悉的,是因爲工作的原因。我做的事情比較簡單,時間很長,我從1999年開始做公益,99年的時候,我擔任北京希望工程的形象代言人,北京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到現在整整17年了。

何力:那時候還上學吧。

趙普:我在北京電視臺工作。我今年已經46歲了。不算小了。基于你們的掌聲和何老師的鼓勵,我想破壞一下現場秩序,把我做的全天下最好吃的食物發給你們,你們希望用什麽樣的回應,(掌聲)我期待這樣的掌聲。

必須讓大家先嘗到農民的甜頭再來聊公益。這個棗非常甜,把棗盡數奉獻給大家。

何力:吃人家的嘴短。

趙普:這個棗的名字叫普哥,LOGO這兩個字的設計是皖南民居,因爲我是安徽人。我們的目的就是一句話,普哥西山焦棗,團圓是最好的豐收。我們做農村公益經常遭遇幾大難題,留守兒童是難題,老人贍養是難題,農村空心化是難題,農村土地沒有人耕種是難題。解决的根本是什麽才是土地的主人,當然是農民了,可是農民在同樣的鄉土耕耘了幾千年,爲什麽要離開熟悉的土地到城市陌生的土地打工,很簡單,掙得錢多,改善境遇,改善家庭的環境等等等等,他們就出去。最近幾年我們發現,農村的青壯年只要出去打工之後,他所獲得的財富表面看起來比土地要多,但他遭受的損失要比他的財富多得多得多,而且沒有辦法置換,代價太大。像3歲女童遭受性侵,如果有35歲的父親在家沒人敢欺負她。農民的土地不能給他帶來財富,我們想通過公益化、互聯網來讓土地升值,讓他們回去種他們本來就熟悉的作物,西山焦棗很特別,只有12000畝的産能,海拔高出100米,範圍超出500米,棗樹是生長的,但是結不出遭。

大家看,這個棗是完全透明的,煮熟了以後用炭火烘培,大家知道去年安徽發大水,山上的水下來了,棗樹是不能囤積水的,這個棗下來就要製作掉,製作完了之後就要銷售掉,是沒有辦理保存的,如果我們不幫棗民迅速賣掉,我們花了不到3個月的時間做了一個品牌,品牌的戰績不錯,最好的一個小時在天猫銷售額20多萬,我們請了延參法師,還有很多大咖幫我們賣棗,明年呢?如果明年是公益還是可以做的,但是沒有可靠的商業公益趨勢它,明年可能就沒有。首先我們不和單戶農戶合作,我們和農業聯合體合作,我們收購從農業聯合體,單個的農戶我要粗暴表示一下,彼此的關係上我是沒有辦法確認,沒法保證不打農藥,不施我們的肥,我們是從鄂爾多斯運來的肥,棗子是高昂的,很罕見。大部分的農民願意加入農業聯合體,相當多的農民不打短工了,回到熟悉的土地來種棗子。今天只是我做公益的案例,馬雲先生的特別好,公益的初心和商業的推動這兩件事情順序不要顛倒,商業的訴求再公益的包裝就完蛋了,公益的初衷商業的推動,如果沒有商業的推動很難實現,你不是做公益嗎?這裏面怎麽會提到錢的問題,怎麽提到商業的問題。

這一顆棗子吃下去沒有?(吃了)VC含量相當于兩個這麽大的蘋果。但是對不起請以後出門叫焦棗,不是蜜棗、黑棗、大棗,叫焦棗,全世界只有12000畝。謝謝。

何力:一會出門,種蘋果的跟你沒完,大家不吃蘋果改吃焦棗了。

時間很緊,還是有問題請教幾位嘉賓,大家談到了公益力量對商業的可持續幫助。因爲商業力量介入,可持續,更有效率,資源對資源的使用能够更到位。公益能够給所幫助的對象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這種好處變得可持續,而且不僅有魚還有漁了,還有工具、手段了,可持續了。我還是覺得有一個問題,好的公益項目,一定不僅僅是帶給人們利益,一定還帶給人們精神上産生影響、衝擊、教化的作用,反過來壞的也是這樣。我們看這兩天說的校園的霸淩,不要小看這個事情,日本一個作家寫過的小說《惡意》,他正因爲小時候受過這種欺辱,長大成爲了殺人犯。

艾總,阿拉善不僅是實際的效果說,更多在中國如何做公益,組織形態、治理架構等等方面都有很多經驗。現在有很多人找您做公益項目,您怎麽去判斷好壞呢?或者說您怎麽跟他們說應該做哪些公益?怎麽去辨別這個公益的價值?

艾路明:何老師出了一個尖端的題目。我們做的公益主要是局限在環保公益,扶貧、教育跟環保沒關係的,我們一般是不做的。當然一般不做,也有做的。

舉一個案例說明何老師的問題,我只有2分半的時間來說這個問題,我們在阿拉善生態協會,阿拉善地區做了一個梭梭林種植,今天可以成爲經典的案例,什麽叫好的環保公益項目,可以做比較。

之所以種梭梭,當地的沙塵暴比較厲害,它是原生的灌木,由于大量的砍伐、燒柴沒有了,由于它引起了,引起了阿拉善的沙漠化,導致了0405年北京地區大規模的沙塵暴,首先要恢復當地的梭梭林,恢復它就得有人種,同時還得保護,僅僅是告訴農民說不要砍伐它,用它燒柴不如煤氣,農民會告訴你煤氣多少錢一罐。我們找了一個在當地推廣梭梭林,我們來資助,長到一年以後,可以嫁接肉蓯蓉,是一種很珍貴的中藥材,長出很好的肉蓯蓉,賣給企業。通過這樣的方式,我種了這一片梭梭林,一年幾十萬的收入,一定不能砍,一定保護好。通過這種種植,既把沙塵暴治理了,也把農民的收入提高了。這樣的項目使他主動種植、保護梭梭林,使得當地沙塵暴的環境得到了抑制。什麽好的公益項目,梭梭林種植這是好的。還有什麽好的,像普哥說的棗的項目,從環境保護也是可以做的。我們大概提供這樣的設想,通過這樣的環保、公益的活動,反過來和商業的力量結合在一起,一定是對于公益、環保有著更大的價值。謝謝。

何力:謝謝艾總,艾總給了我們一個路徑,判斷一個公益的項目,除了公益的指標和尺度以外,還要用商業的指標和尺度考量和檢驗它,只有這樣才可持續,恰恰詮釋了商業怎麽推動公益的可持續發展。

王總怎麽看公益項目的辨識,您覺得哪些是好的?

王琳達:好公益,一個人能力有多小,時間有限,但是做一件事,一定要評價它對社會的效益、經濟的效益,還有對全方位的效益最大化,就是最好的公益,比如說我在做教育,教育就是一個非常全方位效益最大化的,我們在幫北川中學也好,貧困山區的孩子也好,普弟幫助農民解困等等,像生態一樣的。但是有一點都離不開人,所以教育上是非常大的可持續發展,而且可以教育很多人,怎麽樣積極變成我們社會的公益的志願者,這個所有的習慣要從小培養。所以我們把很多的課程,我們要把很多公益、慈善,幫人、助人爲樂,從幼兒園的時候就開始教育。我們現在搞的很多活動,我們說愛心在哪裏?愛心是一種力量,我們最近的口號叫什麽?要把慈善要變成從小的習慣,這是一種行動。這樣之後,大自然的污染、山林還有各種各樣的,都可以有人,有志願者,有人願意參加NGO組織,有人參加慈善,中國的傳統是非常有愛心的,但是我們不缺愛心人,我們缺組織者。所以今天他們都是組織者。

何力:謝謝王總,需要全面和均衡,方總在這方面應該很有經驗了。你們基金會接觸很多這樣的項目,怎麽去辨識它們?

方儀:我們更主要的我自己對大自然保護地的理解,我們保護這塊地,其實是保護生活多樣性,像中科院的專家會告訴我說,如果周邊的野生大的食肉動物生活非常好了,人就覺得沒問題了,人的生活環境絕對是好的。因爲它有非常複雜的食物鏈,這個食物鏈是需要好的生態環境提供的。所以我在想,接下來的自然保護地的保護裏面,可能會講三個問題,一個是植物多樣性,一個是動物多樣性,第三是怎麽來解决普哥特別關心的,怎麽來解决當地的社區居民他們的勞作和生計問題,把他們的問題和大自然的保護結合在一起,把他們的勞作跟創造大自然的生態鏈的經濟的東西挂鈎,能把他們留在土地上,也可以解决更多的社會問題,可能我們看到的是保護了一個自然保護地,但是我們得到的社會效益遠遠超出經濟本身。

何力:謝謝方總。趙普簡單說兩句,什麽是好的公益?

趙普:適合就是最好的公益,但是有幾個適合,第一個是適合自己的能力,能力也保證企業、個人得能力,我個人選擇做就是個人能力,像企業做就是企業能力。做園林的,跟自然保護、生態保護是最天然的結合,做教育在學校裏耕耘是最好的。我個人也參與了很多知名的公益項目,免費午餐鄧飛,是我的合夥人,我們有非常多的公益項目上的交集,每個人還可以發揮自己的特色。趙普大小是公衆人物,有一定的公衆知名度,有一定的品牌影響力,我就注册一個商標,送給當地了,當地願意怎麽用就怎麽用。包括普哥西山焦棗出來以後,也有不少賣焦棗的,我們就不打他們了,但是明年就不這樣了。但是這個事情要先做起來,這件事情是有價值的,把土地耕作的價值提升對他們是有好處的,這個事就能够繼續做下去。

提問:我是做智慧經營的,我每年5%的經營做慈善,已經有10年,目前做智慧的傳播,包括馬雲他們提供智慧支持,我們中小企業的老闆關心的問題,當利潤和公益之中如何平衡?這一年的業績是1千萬,工廠要治環保、污水要800萬,面臨這樣的抉擇的時候,您如何思考?

艾路明:屬直截了當的問題,很簡單,環保的要求,是有法規的,不投就違法,沒什麽好談的,責任都不是,是底綫,是守法。我理解你的意思,還有另外一個含義,一個企業守法的情况下,是不是能够做更好的環保的要求,但是如果達到更好的環保的要求,肯定有更高的代價,我的成本更高,市場競爭上就處于劣勢了。這個問題上應該用更的標準對企業進行要求的,爲什麽這樣說?我們自己有這樣的經歷,我們有一個企業,大概是全球最大的原料藥的生産企業,投資建企業的時候,一共是3點多億,只有零點幾億是做産業的,3個億是全做環保的。在市場上毫無競爭力,儘管沒有競爭力,當時做决策的時候,不做環保肯定是不行,你做了你的競爭力大幅度下降了,逼迫企業進一步往開發走,做一級原料肯定虧損,你做二級、三級,藥是越往高級利潤越高,最低級是最便宜的。一個方向從産業升級的方向逼迫你往前走。同時另外一個方面,這是我們當時沒想到的好處,歐盟對中國的産品做論證的時候,考察中國所有的生産載體藥的企業,我們是符合環保標準的,他們說沒用,我們要抽查,必須要到廠裏面去看,他看了以後,二話沒說,全部的産品定你們的。我們一把就把載體藥的原料全球基本上我們控制了。因爲別人生産不出來,達不到環保,但是我們當時做這個幷沒有這個想法。做産業選擇的時候,和環境友好和人善意其實是一個企業持續發展中必須面對的問題。如果不采取這樣的做法,而是急功近利的做法,可能某一段時間是賺了錢,長遠看對你帶來的損失會非常大。我其實還有反面的例子,你是一個企業家,不向正面的價值推進一個企業的時候,你做的任何的壞事對你的部下、員工的影響是巨大的,而這種影響一定是反過來使你的企業垮臺。謝謝。

北京理工大學在校生:問一下普哥,焦棗生産和收買過程中,如何實現價格過低,農民傷心和售賣價格過高,市民傷心這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如何實現最優化。

品牌是我建的,操盤是互聯網英才,家鄉的小老弟。

趙普合作人:第一我們做西山焦棗,政府在去年的時候,大家都知道,中國政府有一個問題到了農民東西賣不掉的時候怪政府,去年的時候,後來我今年聽說的,每年沒有老百姓到鎮政府上訪了,政府招商引資了,把大企業引進來,我們的棗賣不掉,去年出現了5萬多斤的滯銷,今年賣完了,我們做這個事情是政府找了我們,找完我們之後,收購價不是我們定的,怎麽樣讓農民不傷心?收購價是由政府建立的聯合體,政府聯合當地的農戶、當地的企業和當地的合作社,全部聯合在一起,政府牽頭處理這樣的組織,我們是跟這個聯合體進行合作,所有的收購價格和指導價格都是他們定的,我們不參與,我們做的事情就是把控源頭,提出標準化管理的要求。很簡單把城裏人的需求提給他們,我們做這樣的路徑,用品牌的模式讓它可持續,還有一個剛剛您說到價格過高的問題讓市民傷心的問題,普哥最早的時候說了,這個棗子只有12000畝,消費這樣産品的時候,用什麽樣的心態,比如說你去買一個皮帶,30塊錢可以,3000塊錢的也是可以的。對于優質的農産品來說,中國人很多人把農産品心目當中都覺得再貴能貴到多少去,這個棗有1000多年的歷史,爲什麽我們選擇做這樣的産品,包括政府找了我們。我就不講了。

趙普:還不滿意,你可以加我的微信,現在是4999個微信,還有1個微信留給你。

何力:爲了好吃的東西,我們可以多付一點錢。時間關係還有一個問題。

提問:尊敬的臺上幾位老師,你們都是前輩,我剛剛創業的,你們大愛的精神,我由衷佩服。我是創業的,想問一下,你們做的行業都是提升人類身心健康的問題,包括老師做教育,素質提高了,健康也獲得了提高,包括普哥吃的東西對身體方面也會改善,精神層面的問題。我想問一下,我是做互聯網的掌上良衣的,跟吃的,旅游生態能不能對接?問普哥吧。

趙普:我占用時間太多,這本身就是公益的,問他們三個任何一個都可以。

提問:我問艾老師,他做這麽多年,對他個人來講不重要,重要的是讓人類獲得好的生態資源。

艾路明:我們有很多公益的産品,我們資助了任鳥飛這樣的項目,還有三江源保護,還有蜜蜂,是喜馬拉雅蜂,這個蜂的蜂蜜對當地的金絲猴是有幫助的。如果你以互聯網銷售我們對當地有保護的産品,我們會非常感謝。等會我們微信留下來可以在網上進行交流。

何力:時間的關係,今天的討論就到這裏,非常感謝嘉賓,公益不是孤立的,跟經濟社會的發展是相關的,最終取决于整體社會的改進和不斷的進步,做公益是有積極作用的,特別是用商業的力量做。謝謝大家。